logo of the brand

李俊儀釋迦

草生栽培果肉扎實多汁


返鄉承接家業6年,李俊儀用行動證明,「雜草叢生」的果園種出來的釋迦,不僅產量、品質不遜於慣行農法,甚至帶有老一輩記憶中香氣濃郁、甜而不膩的風味。因為施行草生栽培,老一輩的記憶回來了,果園的生態也回來了。

$

「從事草生栽培,不是想顛覆什麼,而是了解農藥的危害後,我無法心安,覺得有責任做些改變。」返鄉承接家業6年,李俊儀用行動證明,「雜草叢生」的果園種出來的釋迦,不僅產量、品質不遜於慣行農法,甚至帶有老一輩記憶中香氣濃郁、甜而不膩的風味。因為施行草生栽培,老一輩的記憶回來了,果園的生態也回來了。

【返鄉從農,接手種釋迦】
身為農家子弟,從農似乎是必然的一條路,即使從事演唱會承攬、統籌的事業頗具規模,李俊儀仍在親情的召喚下,捨棄五光十色的生活,從台北返回台東太麻里鄉,拿起鋤頭,接手家族傳承四代的釋迦栽培事業。

原本以為自己從此「絢爛歸於平淡」,但真正接觸栽培作業,卻發現一點也不「平淡」。直到6年後的今天,他仍然不斷尋求突破,在生態與生產、環境永續與果園營運之間,找個平衡點。

【草生栽培,生態恢復】
漸進式的草生栽培法,便是他一點一滴摸索出來的「平衡點」。數十年施作慣行農法的田地,如果冒然不施肥、不用藥,收成勢必全軍覆沒,因此,他首先追求的目標是,在不改變產量的情況下,將農藥減至最低程度,漸漸地,植物愈來愈多樣性,昆蟲回來了,生態恢復了,甚至可以不必用藥了。

李俊儀的草生栽培,並非刻意種植特定品種的「雜草」,而是任由土地、季節去篩選,「該長什麼,就長什麼」。他的果園裡,除了釋迦樹,其他植物都是自生自長,看起來不再像過去齊整的「公園」,而是貼近大自然的「荒野」。

【通過產銷履歷驗證】
經過6年的嚐試與耕耘,李俊儀走出一條不同於父祖輩的農人之路。4個田區中,一處已獲有機認證、一處全程無農藥栽培,另兩處則通過產銷履歷驗證,不僅賣得市場最高價,還獲得台東縣優質果園評鑑亞軍、農委會「產銷履歷達人」等殊榮。

雖然種出品質優異的釋迦,但台東位處偏僻,行銷問題仍頗傷腦筋,為了親手賣出自己種的每一顆釋迦,李俊儀不辭辛勞,每週六、日在台北「希望廣場」展售。每年兩次產期、長達半年時間裡,天才剛亮,他便出門採收,接著裝箱、運送,奔波於北、東之間,但他並不以為苦。辭去台北的工作後,他曾揹起行囊流浪一年,體會各地不同人們的不同生活方式,他說,不必自我侷限,活得更自在,返鄉從農,沒什麼不好。

【結合翻轉的青農力量】
三年前成立青農產銷班,平均年齡約35歲,到今年成立太麻里青農聯誼會,李俊儀結合越來越多的青年農民,分享自己轉變過程的錯誤經驗,及溝通改變生產方式,號召更多翻轉的力量,一起朝對土地友善與對安全堅持的理念,大步邁進!

0 結賬